我甚咸,此鱼何能及我也?

不要给我的陈年老坑点赞点推荐!!我不会更新的!!!不会的!!!我说坑就坑!!!我不听!

不知道什么小东西(唐明 明唐)

考前:
炮:下节考数学有信心吗?
喵:没啊?
炮:??我昨天白给你补课了吗?题写了吗,公式背了吗?
喵:我有小抄啦!不要担心!

考试时:
炮(早早写完瞥喵的座位发现空无一人):???
喵(举手上厕所后暗尘弥散光明正大在后门口看小抄)

结果发现还是做不来呢阿喵!

考后:
炮(理所当然年纪第一):你为什么不直接看我答案?
喵(倒数的,也是第一):……对哦!

果然还是太老实了吧,阿喵

【唐明】原来被我扯头发的是个男孩子11-15

11.
曲邑也是十年前在唐家堡做交换生的,红着脸送小炮哥自己做的小发簪来着。就是被穆祀歌弄丢了的那个,可能这就是作者吃唐明唐三年蹲不着炮哥所以不允许五毒插手的缘故吧(不是)

所以十年后两个人对他怀恨在心。

唐无劣:要不是这臭明教我没准已经有媳妇了,但是到底是谁送我东西的!想不起来啊!

曲邑:要不是这臭明教我任务肯定完成了!没准还能泡个白白嫩嫩的唐家堡姑娘回去!

12.
对,曲邑也认错了性别。

13.
其实不怪他们,唐无劣小时候就是乖乖巧巧的,年纪还小脸上圆嘟嘟的,长得可爱老被师姐捞去扎小辫子带个小姑娘的独当一面。

结果没想到长大了那么大一只,还凶得很,动不动拿弩指人。脸也不圆不软了...

【唐明】原来被我扯头发的是个男孩子6-10

6.
穆祀歌焉儿了吧唧跟着唐无劣回唐家堡,根本不给隐身开溜的机会,一有动向就是个响指声。

“好嘛我不动了!”穆祀歌觉得自己好菜,他连惊羽诀都打不过!乘车还晕车。唐无劣见他脸色也不太好,嘴唇上有些泛白没什么血色,嘱咐了车夫两句赶路不急,要走得稳些,回头就见穆祀歌已经安安分分窝进马车的一角闭上眼睛休息。

7.
从洛阳赶回唐家堡的路挺长,出了城车夫又送了一段,交接到下一个驿站点便把他们放下了。穆祀歌头晕的厉害,拽着他袖子申请歇会儿,便去了一边的茶馆坐坐。城外不比城内,唐无劣再有钱也买不到什么好茶,干脆就要了碟桂花糖糕,一壶温水加点白糖蜜枣进去当哄小孩子。

他手上忙活倒腾穆祀歌,却也在注意周边的...

吸一大口我老婆……太可爱了……

【唐明】原来被我扯头发的是个男孩子1-5

1.

喵哥整个人的都呆滞了,炮哥抬起一米八的大长腿啪的踩在墙上,手撑在腿上面无表情往前倾过来一点。于是喵哥就被笼在一片阴影里,腿一软从墙上滑了下去,他才16岁,还是个爱哭的年纪。


“别来无恙啊,扯我头发的穆祀歌?”


是很好听的男声,偏低沉,跟他的脸一样,就算是问句也没什么大起伏。如果忽略身上露了肩的红裙和抹了脂粉的脸。


穆祀歌很不争气的真的被吓哭了。


2.

唐无劣易容后在青楼搜集情报,正算着差不多该回去了,余光瞟到个有些许眼熟的身影。是的,十年来他从未忘记那个


认错他性别。还撤了他小辫子。结果弄丢了…...

填完了一个!!!开新坑了!!唐明的!快乐!明天开始挖坑!

【肖王王肖无差】你撬了我的卧室门还想走(下)

他们在王杰希的大宅子里休息了两天,稍作整顿。黄少天作息很规律,九点半点准时开始犯困,五点半起床洗漱出门练剑,肖时钦被尿憋醒迷迷糊糊起床去上厕所的时候,听见声音看到中院里黄少天蒙着眼练剑。偶尔几片杏叶被风吹落,他步下转向,剑尖带了条弧轻巧划过,叶子自中分成两片,丝毫不影响原本飘落的路线,轻飘飘的两片落在地上。他这才发现地上的叶子几乎没有一片是完整的。


相比之下王杰希就随性多了,想睡就睡,他可能是之前睡多了,甚至有一天看了整宿的书,把当下的情况了解了个大概,总算不穿个大袍子出门了。常年不见光,他皮肤很白,还有些畏寒。那黑漆漆的大袍子被压在了行李箱的最底下。


出发...

【肖王王肖无差】你撬了我的卧室门还想走?(中)「喻黄凑热闹警告」


王杰希这么一身十分惹眼。不过厚重的袍子到是很适合这个天气,他毫不在意别人的感受,比如肖时钦带着他跟老师说要先走的时候宛如看智障的目光。

“老了老了不懂年轻人的世界了,怎么穿的跟巫法时代一样。”老师们背着肖时钦嘀嘀咕咕。

他们在路上走,肖时钦觉得回头率太高,提出要重新买衣服的想法,而王杰希觉得可以,然后跟他说我身上除了胖次就这么一件。哦下葬的时候还很有良心的留了条胖次,穿了几百年的胖次,噫。肖时钦改变了主意,他决定把王杰希待会宾馆洗个澡先。然后王杰希被边上好像在等人的朋友抓了胳膊:“嘿我看你的大小眼好像国都的大法师,咦?凑近了瞧还没有双眼皮贴这cosplay还真还原啊!旁友合影吗!”...

更文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更文码字的,我就算掉粉也不会去更文码字的!

我明天就打开文档发呆

1 / 27

© 菜啊穆祀歌 | Powered by LOFTER